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

Template:实训就业

才深刻的体会到农村和城市生活方式的巨大差异时 未知 admin
 
  想让孩子体验生活,最好的方式就是到农村去,在田间地头干干农活,伺弄伺弄庄稼,会深刻的品出《锄禾》的意境来。
  
  在煤城长大的孩子,入眼的都是钢筋水泥的森林,对贺兰山、街道、商场、市场的熟悉胜过了对农村瓜果蔬菜种植的了解。跟母亲上
 
街,每每见到菜摊上摆着的各种蔬菜,见到粮油店里的豆粮我都觉得跟在商场里见到的其他东西一样,是从某处拉来的,为了满足生活需
 
要而买卖的商品。我总觉得是春天随便的把种子撒到田里,浇浇水、施施肥,夏天长长,到了秋天作物就会自然的成熟,等着农民去采摘
 
  
  当我前后在农村住了两个月的日子时
  
  大嫂的娘家在农场,我的父母是山东人,她的老家也在山东,大嫂和大哥的结合用两家老人的话说叫爱好噶亲家。正因为有这层关系
 
,我父母所有的亲家里,和大嫂的娘家走的最近。开始是我跟着父亲和母亲去过农场。大嫂过门后我又跟着大嫂去农场住过。在我看来,
 
农场和农村只是叫法不太一样,其实质并没有多大区别。一样的脸朝黄土背朝天,一样的在一亩三分地上讨生活。
  
  初次跟大嫂去农场是为了拉玉米。大嫂婚后在自家小院里养了几只羊,那时父亲已经退休,母亲怕父亲长期赋闲在家会闷出病来,就
 
安排父亲帮大嫂放羊。放羊的事解决了,饲料的事又成了问题。那时还是市场经济,粮食按人按粮供应,人能糊弄饱肚子就不错了,哪里
 
还有富余的粮食喂羊呢!为了那几只羊,大嫂到娘家找了个拖拉机,想晚上趁着天黑冒险把玉米从娘家拉到家里。那时粮食实行管制,农
 
村的余粮要上交粮库,不许私下里倒卖。一经发现有人私自拉粮,轻者粮食扣压到粮库称重以市价回购,重者有可能被罚款拘押。
  
  真的是倒霉催的,拖拉机刚到沟口就被检查站拦截,不由分说一车玉米就地扣压。大嫂跟检查站的工作人员好说歹说也没要回来一粒
 
玉米。检查站工作人员说第二天要把这一车玉米拉到大武口粮库充公。秋熟的玉米收割是在中秋,晾晒到搓出玉米粒将近有一个月的间隔
 
期。
  
  晚秋风凉,我和大嫂无奈的坐着拖拉机顶着寒风回到家里,第二天又坐着拖拉机返回沟口,把一车玉米拉到粮库,称重交钱回购。等
 
到家时已经月上贺兰夜静阑珊了。
  
  之后再次跟大嫂去农场是帮着大嫂种田做饭。大嫂从娘家分包来一亩田,一亩田几乎种的都是玉米。与其说是帮忙,不如说是看我毕
 
业了没事干,母亲哄着我去的。
  
  春夏之交的农田里一片繁忙景象,在我的自告奋勇下,大嫂塞给我一把锄头,我拿着锄头屁颠颠的跟在大嫂后面见苗。苗和草傻傻分
 
不清,我把苗当草锄了都不知道,吓的大嫂没收了我的农具,不敢再委我以重任。到了该给西红柿打叉的时候,我再次跟着大嫂下田,原
 
以为这次应该不会出错了吧,没想到还是惹了祸。我把西红柿秧的头当叉给打了,当大嫂发现我犯了严重的低级错误时,几棵西红柿已经
 
在我的手里死的透透的。人无头不活,西红柿掐了头能结果才怪!
  
  农村是不养闲人的,十五岁的自己,马放南山的闲散不符合我好动的年龄。转眼到了夏天,田里的瓜菜次第熟了。大嫂白天卖瓜卖菜
 
,太阳快落山了才回来。我帮大嫂的姥姥打下手,做早晚的三顿饭。吃完饭总不能闲着吧!别的农活干不好,我主动的把看瓜棚的任务揽
 
过来。上午,大嫂和家人摘了一车瓜去卖。他们一走田里就剩下我一个人。午后的阳光晒到瓜棚的顶部,热的风吹过,棚里暖洋洋的,田
 
里的玉米长高了不少,风过处玉米叶哗啦啦的响着,像是一首歌。不远处青中泛红的西红柿在绿色的叶子之间闪耀,风中浸透着轻熟的喜
 
悦和繁重的劳做。
  
  乡村生活最好是在作物熟了的时候,家常的瓜果蔬菜我们几乎每样都能吃到,有生吃的也有熟食的。“耕者有其田,业者有其产”,
 
活计看着容易做着难,过一段乡村生活,一菜一饭当思来之不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