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

Template:教育科研

中国科学院老科学家来我院作航母科普讲座 未知 admin
 
  人过三十不学艺貌似说的有些道理。让我一三十好几的人去跳舞真的是赶鸭子上架强人所难了能。
  
  能不能不去呀,我问蒋书记。不行,蒋书记说。可我从来没跳过舞,我怕会跳砸锅啊!我说。最近抽出几个人去打篮球,人手不够,
9月12日下午,中国科学院老科学家科普演讲团成员焦国力应邀来我院作“航空母舰的秘密”科普讲座。
焦国力,空军大校,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常务理事、国防委员会副主任,中国科普作家演讲团执行副团长,新媒体科普委员会主任,曾是中央电视台《防务新观察》《国防军事》等栏目和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特邀军事专家。
本次讲座,焦国力老师通过对中国航母的形象解读,让学生们了解中国国产航母和舰载机的有关知识,切身体会到国家国防实力的显著提升和国家综合实力的日益强大。讲座现场,学生们不仅自始至终听得认真,还不时与焦国力老师进行热烈互动,由衷的国家自豪感洋溢在每一个学生的脸上和心头。
你不去再没人去了。再说了,跳舞也是为了工作嘛!蒋书记说。
  
  唉,这都啥情况啊,为了完成这项特殊的工作任务,我只能伸展开僵硬的肢体,混迹于一帮小年轻中间跳起了民族舞。
  中国科学院老科学家来我院作航母科普讲座
  跳了两天,活儿堆了一大堆没人干,蒋书记迫于无奈,又找了五队的马秀梅替我跳。终于解脱了!回到办公室里,虽然工作多的让人
 
一下子理不出头绪来,但一想到不用去跳舞,我心里那个美啊,手上忙的透不过气来,心里却有想哼歌的想法。看看一大办公室的人,我
 
忍住了想唱两句的心思。
  
  好日子没过几天,马秀梅家里有事,我又被赶上了架。怎么回事?甩都甩不掉,这舞就像口香糖一样牢牢粘到我身上了。想想我心里
 
那个悲催啊!我人在排练场练舞,心却飞回到班上。
  
  这只舞是为了庆七一跳的,一两个队凑不全人,一队、五队和我们二队三个队合起来才算是凑起了一个舞蹈队。跳就跳,就当是工作
 
吧!我跳舞就像一个初学木匠活的小木匠,手拿着大斧,却不知道该怎么砍手里的木头。学来学去的,动作总是记不住,我一从没跳过舞
 
手脚协调性又差的人去挑战不可能,那困难可想而知。
  
  笑笑,你们表情那么严肃干吗?教我们跳舞的小老师是从艺校请来的,二十三四岁的年纪,相貌平平。因为练过舞蹈功的关系,身材
 
苗条,气质也不错!
  
  为什么?跳舞还要微笑?就光记动作都够人呛了,摆姿势还要亮表情,到底是顾哪头呢!我们舞蹈队的集体腹诽着。
  
  老师强调了我们就笑笑,老师不说我们就只负责手上脚上的动作不出错。这种教法没毛病,问题出在了学生身上,其中几个跳过舞有
 
经验的学生还好,没跳过舞的人能勉强维持着动作不出错已经很给力了。
  
  正式演出时,面对着台下的观众,我紧张的大脑只来得及过滤着一个个动作,其中大多数人都跟我一样,只顾着做动作,把做表情的
 
事全扔到了后脑勺。一场再唱东方红跳下来,掌声雷动,我们的舞蹈得了集体二等奖。名次倒是拿上了,可因为表情僵硬,我们这只舞汇
 
演的资格却被取消了。
  
  阿弥陀佛!能拿上奖对我们这些半路出家的和尚来说,没念歪经已经很不错了!
  
  到了十一又唱歌,这次唱歌是集结了整个处里各单位一起去参加集团公司的汇演。红梅赞,民族歌曲又糅合了部分京剧的唱腔。这次
 
还是从外面请的老师。一个颇有经验的中年男人,挺着一个发福的将军肚,癍凸的头发朝着一边梳理,中等个戴着一副石头镜。黝黑的脸
 
膛,不起眼的相貌。不出声时普普通通的一个人,一放出声音来整个大厅歌声嘹亮。